当前位置: 主页 > 心理电影 > 正文>>

与妻书与恋之风景

http://www.psychinese.com 时间:2017-04-16 10:49 华人应用心理网
今日看到影片《恋之风景》,感触颇多。女主角曼儿的男朋友阿森去世时,留给曼儿的那些画和日记,在影片中作为主要线索不时出现,一个已去的人和在世的人就这样对

今日看到影片《恋之风景》,感触颇多。女主角曼儿的男朋友阿森去世时,留给曼儿的那些画和日记,在影片中作为主要线索不时出现,一个已去的人和在世的人就这样对着话。此时,我不由想起林觉民先生留给他妻子的那封壮丽凄美的《与妻书》。

“意映卿卿如晤:吾今以此书与汝永别矣!……吾尝语曰:‘与使吾先死也,无宁汝先吾而死。’汝初闻言而怒,后经吾婉解,虽不谓吾言为是,而亦无辞相答。吾之意盖谓以汝之弱,必不能禁失吾之悲,吾先死留苦与汝,吾心不忍,故宁请汝先死,吾担悲也。嗟夫,谁知吾卒先汝而死乎……”

先生的《与妻书》应该是高中语文课本上相当好的一篇文章。既深情款款,又凛然大义,既刚烈昂扬,又曲径通幽。可我们仍然会看到林的本意是要给妻子陈意映做“哀伤辅导”:他要离开自己至爱的女人赴死,他希望陈意映明白他的心意,不要怨他心狠,不要悲伤过度。林觉民是毅然成了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一。而也正如他所说:“以汝之弱,必不能禁失吾之悲”,果然,陈意映接到家书后即有自裁之意,要立刻相随林于九泉之下。幸被家人劝阻,两年后她仍忧郁而终。林觉民先生一篇异常凄美的“情书”也不知是延缓了还是加速了妻子陈意映的离世。

先生的牺牲对陈意映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应激创伤。留下的寄情最重的那封《与妻书》可惜没有发挥很好的危机干预作用。相反,如果说是《与妻书》一副药剂,那它更多地发挥了它的副作用。危机本包括危险和转机,但在此这封情书只加剧了危险却没有转机的出现。《与妻书》只是寄情之物,它也完全可以很好地进行危机干预。“与使吾先死也,无宁汝先吾而死”,林先生已经说的相当明白,只是陈意映却悲伤过度像个 “盲女”误读了这封情书。须不知忍受失去亲人的悲伤,恰是在替亲人忍受失去自己的悲伤。这痛苦是如此之有意义。记得妥思陀耶夫斯基说过:“我只害怕一件事,我怕配不上自己所受的痛苦。陈意映应忍受这有意义的痛苦,正如林先生为革命有意义之牺牲一样。

影片《恋之风景》与上述林觉民先生和其妻子的故事有相似点但又有很大不同。曼儿的男友阿森离去后留下的不是一封《与妻书》,而是一整本日记还有他的画。曼儿每天抄写一篇阿森的日记,还有在青岛寻找着一幅阿森未完成画中的风景,也许就是这两件事帮曼儿撑过了那个抑郁的冬天。

那画中的风景,也就是阿森临死前脑中不断浮现的一个风景。阿森这个风景说像是他小时侯在青岛生活的一个地方,曼儿便从香港赶到青岛寻找这个风景。影片的精彩之处就在于细腻地展现了曼儿寻找那个风景时,身上所发生的一点点变化。我想此片的英文名Floating Landscape倒是说得更形象,当然它比中文名“恋之风景”少了点美感。Floating Landscape,事实上这个风景就是在曼儿的心中不断流动着。开始她找的很急,可慢慢地当她知道风景在哪儿时,她却又不紧不慢。当她看到了要找的那个风景,她又说跟画上的差别太大。奥斯卡.王尔德说过:“人生有两个悲剧:一是得不到想要的,二是得到了想要的。”曼儿在寻找的同时也在一直避免着那个找到的 “悲剧”,因为她恐惧找到了风景会结束掉她对男朋友所有的思念,她恐惧找到了风景就没有理由再留在青岛而无所去向,她恐惧找到了那心中真正的风景(让她存活的另一份爱情)却不知如何去面对。当然,最终曼儿找到并接受了心中那真正的风景——她与邮差小烈之间萌生的爱情!

然而,曼儿从香港来青岛的一开始却不是这样子的。她甚至失去了嗅觉,以至差点煤气中毒而亡。当她想起为男友阿森剃须时的情景,剃须刀就不经意地割破了自己的手腕,但随之又立即用毛巾捂住止血。可以说,一开始曼儿的求死意愿会不时的从潜意中冒出来,但同时她自己也在一直与之斗争,因为那美丽的“登瀛梨雪”还没有找到。“登瀛梨雪”在对曼儿的危机干预初始阶段起着“信念”的重要作用,它给挽救曼儿生命提供了时间上的可能。在找到“登瀛梨雪”之前,曼儿肯定会和自己潜意里的轻生念头做殊死斗争。然而,“登瀛梨雪”的药用又是有限的,到一定时候还可能加速曼儿的死去(王尔德说的第二个悲剧)。可曼儿是幸运的,比陈意映幸运她还有第二副药——邮差小烈对她的爱。或许是缘分安排了邮差阿烈在这个冬日陪伴她,帮她寻找那片风景。二人一起走遍青岛每一个角落,一起偷入学校的图书馆找图片……不经不觉间阿烈对曼儿产生了微妙的感觉,可曼儿开始却难以接受这份爱情。人,总会走出悲伤,只是有时会多估自己在悲伤中沉浸的时间。面对小烈纯真的爱,曼儿感到对阿森的愧疚,于是选择逃避。几经波折,终于在最后时刻,那真正要找的风景——“登瀛梨雪”指引着他们再次相遇,成全了他们之间的美丽爱情,而爱情也成全了曼儿的第二次生命。爱的药用在此发挥的淋漓尽致。

相比陈意映有林先生留下的《与妻书》,曼儿有阿森留下的日记和“登瀛梨雪”的风景画。而意映两年后抑郁而终,曼儿最后却走出了危机困境。我想其中的差异在影片《恋之风景》的结尾几米漫画中表现的很清楚:一位“盲女”站在危险的悬崖边,寻找着心中的风景却失足跌落深渊。这时一个带翅膀的天使飞过来,接住了她并帮她奇迹般地恢复了视力。这演示了一个人在危机之中是多么地需要别人的援助,“危”的象形之意就是一个人悬崖边,充满了危险。但如果出现了那个带翅膀的天使,就会出现新的“机”遇,如梨花飘雪,生气昂然。生活中,我们当然不仅是心理咨询师,是否能像“天使”一样送别人一副关爱之“良药”呢?

与妻书与恋之风景




关键字 心理学 心理学家 心理健康 心理 心理咨询 抑郁

相关文章
  • 《玛莉安的心事》 The Quiet One


  • 相关图文
    剧本结构中的“享乐适应”效应
    剧本结构中的“享
    彭军出席第五届精神疾病与临床心理学国际新进展论坛
    彭军出席第五届精
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